找对象怎么找(找对象现在都怎么找)

原标题:年轻人脱单新方式,让家长先开口(主题)

《结婚交友》打造交友交友新平台,服务家长帮孩子找对象(字幕)

随着我国平均初婚年龄的推迟,我国婚恋市场规模不断扩大,婚恋交友平台逐渐成为很多人交友的重要渠道。其中,成立于2020年的婚恋交友,堪称异军突起。短短两年,发展迅速,大放异彩。与其他很多平台专注于和年轻人交朋友不同,Marry Bar专注于单身年轻人的父母,采取“招女婿找媳妇,先和公婆聊天”的形式,将国内公园流行的“交友角”搬到线上。就此,记者专门对话了《嫁友》创始人袁波和《嫁友》首席婚姻顾问李庆宇,了解新模式背后的故事。

相隔两代,却很难做到。

根据**统计局今年发布的《**人口普查年鉴-2020》,2020年,我国平均初婚年龄为28.67岁,2010年为24.89岁。10年的平均初婚年龄推迟了近4年。与之相对应的是,根据比达咨询发布的《2022上半年**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研究报告》,截至今年6月,互联网婚恋交友平台用户规模稳步增长,超过3300万。

在众多婚恋交友平台中,刚刚成立两年的婚恋交友平台,因其差异化的用户定位,有着非常特殊的商业模式:服务父母,帮助父母为子女寻找伴侣。

谈到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向,约会的创始人袁波说:“好的产品必须解决社会问题。**悠久的历史形成了以家庭为重的文化传统,成家被视为头等大事。很多孩子的个人问题也是由家人解决的。而有些年轻人去大城市发展事业,却和父母不在一个城市。于是,一些父母有时间和精力去帮助孩子的婚姻和爱情,却无处下手。这个痛点是互联网通过信息整合和分发来解决的,所以我们才有了相亲的初衷。”

对于这一点,程家友首席婚姻咨询师李庆宇深有同感:“我和我老公是通过网恋认识的。我们都是从外地来**工作的。我们在**没有亲戚朋友,都是被父母催着结婚的。他们只是催促我们,却没有办法帮我们解决。那时候父母对网恋是有偏见的。通过我个人的说法,我的父母和公公婆婆都很支持我的工作。”

多元化服务着力解决婚姻困境

除了做媒,婚恋交友在解决代际沟通问题上也发挥着重要作用。为此,李清玉说:“毕竟是两代人。父母和孩子在婚恋中会有很多观念和沟通上的矛盾。所以,除了提供相亲资源,我们每天的首要任务就是修复亲子关系。比如安排专业老师直播,为父母匹配婚恋管家等。都是在给父母提供相亲指导和帮助。”

说到服务,有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:成功率。在“缔约”这件事上,结婚和约会有着不同的坚持。李清玉在采访中提到:“很多家长为了让孩子找到伴侣,想高价购买服务。但如果通过沟通判断这个孩子很难匹配到平台上的对象,我们会选择拒绝,并给家长建议。比如你需要调整择偶定位,或者先和孩子搞好关系,等等。”

此外,为了给父母动力和力量,全家约会还从去年12月开始推出退款活动,不仅为参与的父母匹配专属管家指导,如果两年内孩子在平台上成功结婚,还会给予已付费用全额退款。从今年7月份开始,已经有很多家长报喜,收到了钱。对于这种“亏本买卖”,李庆余说:“Whe

诚意在于,作为一个服务于中老年群体的平台,婚恋交友从各方面关心用户感受:更大更有辨识度的f

在商业突破方面,婚姻充分展现了“大胆”二字。对于未来的规划,袁波说:“从商业角度来看,单一的**约会业务将使我们面临用户不断增加的天花板。”为了开拓更广阔的发展空间,婚恋交友将重心放**下。为此,他们做了很多尝试:走进**劲松街,探索社区相亲新模式;与**的社会组织取得联系,帮助线下发展;我们准备在**、武汉、长沙等城市举办线下相亲会,为家长提供多渠道相亲。

通过一系列刚柔并济的组合拳,婚期也收获了不少忠实的“粉丝”。正如李清玉分享的那样:“父母在平台上觉得好好玩,会自发帮我们宣传。你对父母好,他们能感受到,也能回应。有一个经典案例,一个做服装市场生意的妈妈。在平台上帮孩子相亲成功后,她主动把平台推荐给别人。后来这个服装市场的孩子未婚父母几乎都在交友平台上注册了。他们用的很好,还介绍了自己的亲戚朋友。他们甚至一边卖衣服,一边给客户介绍‘结婚’,一个可以给孩子找对象的相亲平台。”

李清玉提到这个案子的时候,声音温柔而坚定。会议室窗外,秋风习习,午后的阳光强烈而肆意。而在汹涌澎湃的互联网大潮中,我们又能有怎样的惊喜结婚呢?等着瞧。